首页 > 新闻故事 > 故事聚焦 > 正文

老魏理发室

核心提示: 一把椅子,一张桌子,墙上装着一面镜子,门边是个烧热水的炉子,炉子上的铁皮水壶永远滚着腾腾的热水……
一把椅子,一张桌子,墙上装着一面镜子,门边是个烧热水的炉子,炉子上的铁皮水壶永远滚着腾腾的热水……在杜集区石台镇白顶山村,有个老魏理发室。理发室虽然设施简陋,但已入耄耋之年的理发师却精气神十足,剃光头手法利索,深受村民们喜爱。 理发师叫魏兴书,今年已经80岁了,被村里人称为“老魏”。 “头低点,再低些。你就是个犟牛哩,每次都要使劲按着脖子呢!”3月23日上午10时许,身材瘦削的老魏,左手五指摁住一位老者的后脑勺,右手一把剃刀在老者脑袋上流畅游走,“嚓嚓”没几分钟,光头就刮好了。 “你个老东西,下手还是恁轻快呢!”剃好头的老者,起身接过老魏递过来的热毛巾擦拭了着泛着光的头皮,咧嘴称赞道。“那是!做了一辈子的活计,闭着眼也能给你刮成光瓢!”老魏回头乐呵呵应道,却不耽误手里的活计。 等候剃头的人不少,多是上了岁数的老人。他们有在屋里,有在门口蹲着、坐着,晒着太阳,和屋里的老魏搭着话。老魏一手持梳子、一手持剪子,动作娴熟。剪头、剃头,老魏还要给刮胡子,刮脸,他时不时会将剃刀在椅背上搭着的杠刀布上蹭几下。那块油黑锃亮的杠刀布隐隐沉淀着岁月的痕迹。 “俺村没有理发室,老魏是独一家呢!平头、背头、光头他都能剪,只是没啥时髦发型。剃个头才收3块钱,俺们都是在这里剃头,还能在一起拉呱,热闹着呢!”石台镇程村75岁的老人陈明光说。 老魏拜师学剃头是在上世纪那个农业学大寨、赶郭庄的年代。“俺个子生得瘦小,做农活记工分实在是养活不了人呢,只有想别的法子。”老魏笑着说,那时他为村里的父老乡亲理发,都是生产队为他“起”粮食,每年分夏秋两季。在当时会理发真是太吃香啦!一不要出笨力,风吹雨打晒不着,麦子杂粮送到家,特别令人羨慕。 老伴去世早,两个闺女都早已经出嫁,日子过得不错。“闺女想接俺走,俺咋能走?这些老家伙们离不开俺呢!”老魏又补充道,现在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太好了。生活有补助,看病免费,吃喝不愁。“人要有感恩之心。俺得回报村里,心里才安省。” 老魏的理发室,有一类特殊服务,就是上门为终老之人理发。凡是本村病得不能动的老人,他就会带上理发工具上门服务,遇到不能坐起来的老人还要用枕头把头靠着,这样才能剃好刮好。遇到离世的老人,他理发、修面就更仔细,为的就是让老人能干净体面地走。“这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呀!他为这样的人剃头是分文不取,心善呢!”等候理发的村民们谈起这段,都赞叹不已。 在白顶山村生活了一辈子,老魏对村里哪位老人需要理发、哪位老人不能来理发室理发,都一清二楚。遇到老人生病卧床,他就上门理发。“俺80了,可腰板结实着呢,耳不聋眼不花,估计还能为大家服务些年头呢!”舒展着满脸皱纹的老魏,美滋滋地说道。现在,他除理发、刮面、掏耳外,他还为老人进行推、按、捏、揉等头部和面部按摩。 “像俺这样老古菫式的理发店不多了。年轻人都到市里理发。俺就伺候村里这些老伙计们,希望日子能更长久些。”中午11时许,终于闲下来的老魏,端起泡着浓茶的大缸子,靠在门框上,美美地喝了一口。 ■记者 徐志勤 通讯员 张启民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龙8国际娱乐龙8国际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老魏 理发 理发室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