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相山 > 相山要闻 > 正文

刘广平:倾注半生为爱坚守

第3个孩子降生后没几天,刘广平还没来得及和妻子王桂兰好好庆祝,她就患上重症脑中毒导致全身瘫痪,成为植物人。那是1976年。 时光像流水般无声逝去,42年,是一个人的大半生了。从生死线上走回来的王桂兰能活了、能坐住轮椅了、能被搀扶着走路了、能含糊地说上几句话了……每一次“奇迹”般的进步,都离不开丈夫的呵护相伴。因为有爱,所以才会坚守;因为有爱,所以才有担当,这份爱,刘广平从韶华之年守到了年近耄耋。 东山街道办事处东山社区的居民,都熟悉这夫妻俩的故事。1969年,刘广平和王桂兰结婚,一个是派出所的民警,一个是会计,儿女承欢膝下,夫妻互敬互爱,家人其乐融融。然而,甜蜜幸福的生活竟是如此短暂。 1976年,三女儿降生没几天,王桂兰就病倒了。刘广平说,当时妻子高烧40多度,躺在病床上一点意识都没有,医生用冰块和酒精围着妻子的身体降温,很多人见此情形都不抱希望了。 “听说这病治愈的可能只有万分之一。”妻姐垂泪不已,“就算你俩离了,我也不怪!”岳父于心不忍。“别说她是万分之一,就算是十万分之一,我都会尽我一切力量,能抢救到啥样就啥样!”刘广平将7岁的儿子和3岁的大女儿送回老家,又将刚刚降生几天的小女儿托付给了亲戚,全身心地照顾起妻子。 当时刘广平一个月的工资只有40多元,只要有空闲,他便揣上好不容易攒下的积蓄,带妻子四处求医问药。偶然间,刘广平听说离家十八九里的地方有一位老医生很厉害,通过针灸治好了很多人。他就用板车拉着妻子找老医生针灸,傍晚去、晚上回,记不得妻子被扎了多少针,也记不得自己拉着板车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路。后来,刘广平又听说巢湖有家疗养院治疗妻子的病很有效果,又把妻子送了过去,水疗、泥疗、滕疗……所有能试的项目都给妻子试了一遍。 无悔付出盼来了更大的回报。在刘广平的悉心照顾下,上世纪80年代初,王桂兰的腿能动了。刘广平用平时省吃俭用攒的钱给妻子买了一把轮椅,休班时间推着妻子出去散步,晒晒太阳,呼吸下外面的空气。又过了几年,王桂兰能在拐杖支持或人的搀扶下稍走几步了,刘广平又在卫生间里安装了一圈管道,平时妻子上卫生间,自己就能扶着管道慢慢挪。经年累月,管道有的部位已经被磨得锃亮。 一年365天,刘广平从来没有睡过懒觉。为了工作家庭两不误,多年来他一直都是安顿好不能自理的妻子后再去上班,起早贪黑,拉扯3个孩子长大。在儿子的印象里,上学期间,早上7点钟要去学校时,父亲已经把全家人的早饭做好、中午的菜都买好了,到了晚上做作业到十一二点的时候,他还都没有睡。 刘广平年纪越来越大了,但妻子的情况逐渐好转。为了更好地照顾妻子,刘广平办理了提前退休。每天早上5点半,他就得起床为妻子准备早餐。早饭做好后,帮妻子刷牙、洗脸、吃饭,样样都得精心伺候着。为了让妻子好受点,刘广平坚持为妻子擦洗身子,每次擦洗后都会为她换上干净衣服。为了妻子长期卧床不生褥疮,刘广平每隔一段时间给她翻一次身。他还自学了按摩技术,一有空就给妻子放松放松身体。 退休的这十几年里,除了买菜和生病住院,刘广平其他的时间几乎没离开过家。刘广平说,只要自己活着,就要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照顾好妻子。 ■记者 韩惠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龙8国际娱乐龙8国际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