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手机报 > 网络时评 > 正文

学生官僚化现象值得警醒

有媒体记者采访发现,部分高校学生组织就像“小官场”,“抱大腿”“混圈子”“打招呼”等不正之风盛行。这些学生组织的成员,有种种心得体会:“那套话术和玩法,跟官场陋习没啥区别。”“我是靠学长‘打招呼’进的社团,所以一进去就有靠山。”“在校园里碰上了,不能喊师兄师姐,要大声喊‘主席好’。”…… 学生官僚化,如今并不罕见。就在上个月,中山大学发布的标注有“正部长级”“副部长级”的《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—2019学年度干部选拔公告》,就曾遭遇过舆论的批评。这样的问题恐怕也不是哪一个学校的问题,而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普遍性。学生官僚化,在舆论场总能收获相当大的共鸣,这本身也说明了部分“学生官”传递出的总体观感。 而近日的另一则新闻,则仿佛提供了对学生官僚化的某种警示:腐败年轻化。据媒体报道,日前,贵州90后女干部张艺涉嫌贪污被提起公诉,据检察机关指控,张艺工作不到一年即开始实施贪腐行为,案发时她不过25岁,却已经涉嫌贪污了40余万元民生领域资金。就在今年3月,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,被告人罗覃柱受贿27万元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他是1992年出生的,仅比张艺年长1岁。 当然,并不是说学生官僚化与腐败年轻化之间存在着严密的因果关系,但背后的逻辑却有着某种程度的共性:年轻人提早被不正之风同化,呈现了与其不相符的圆滑、世故、钻营。校园里学生组织的异化,也提供了某种示范与“实习”机会,可以让学生提早掌握一套潜规则。歪风邪气,非但没有被年轻人廓清,反而将其裹挟,年轻人这样的成长路径,无疑是不正常的。 在追问“年轻人怎么了”的同时,要明白症结不仅仅在年轻人一端。年轻人就如同镜面,他们的面貌往往是社会某些面相的折射。在中山大学的学生干部公示引发舆论关注之后,曾有学生鸣不平,他们不少人确实抱着为学生服务的初衷。倘若追根究底,学生组织异化本身就是高校去行政化的子命题,腐败年轻化也未脱离“扎紧制度笼子”的大语境。年轻人是什么样的,未必全是自己的选择,也是局部环境雕刻的结果。 面对一些不正常现象,当然需要年轻人振作,保持超越性的认识,而非随波逐流,甚至乐在其中。同时,年轻人的问题,也理当成为全社会的问题,当他们的老化、异化逐渐提速,也是在传递某种信号,不正之风的蔓延存在下沉的可能。我们在期待年轻人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同时,社会机制也当留好第一个扣眼,塑造正向的激励机制。就以学生组织为例,是否可以将其与加分、评优、推免等机制脱钩,保持其服务学生、锻炼能力的基础意义?对年轻人的培养方向,不能只有迎合世俗成功的实用主义标准,应当多一些理想主义的鼓舞,后者埋下的潜移默化的种子,有一天是有凝聚成社会进步的巨大推力的。 鲁迅先生曾说: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。”“向上”有很多种,鲁迅先生的意思当然不是学生组织里逐级提拔的“向上”,而是道德、人格、理想不断向上的攀登。(夏研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龙8国际娱乐龙8国际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